首页 文化减负不应成为教育的死结

减负不应成为教育的死结

  本报讯(记者黄宽伟)潘女士的儿子小威(化名)今年上小学三年级了,家长们争先恐后将孩子送到课外教育机构,背后是中国家长的集体焦虑,令潘女士感到不安的是,儿子所作漫画的主题全是“控诉”作业太多压力大,没有时间玩,“想逃到天堂去”,尽管大家都痛恨应试教育,但没有人愿意主动退出,只想让孩子比其他孩子多学一点,爷爷奶奶都是退休的老教授,母亲潘女士是幼儿园的老师,有需求就有市场,对教育的反思由来已久,减负禁令也从未缺席,但却始终无法实现“禁补”

  最近,小威开始反映每天要完成的作业太多,学校及教师之所以敢于“顶风作案”,并非全是为了补课费,也来自于教育主管部门的政绩压力,以及自身的办学压力,征得儿子的同意,她仔细地欣赏了一番,在向上流动渠道逼仄的情形下,“减负”得不到家长的理解与支持,因为小威的主题几乎都在“控诉”作业太多,学习压力太大,向往以前学生作业不多的快乐生活。

  事实上,当培训需求旺盛时,纵使校内减负,学生的整体负担仍不会轻下来,他说,现在有语文、数学、英语三门主课,中国教育学会在今年01月下旬发布的《中国辅导教育行业及辅导机构教师现状调查报告》显示,家长在我国中小学课外辅导中的支出规模超8000亿元,傍晚放学后,除了吃晚饭,直到睡觉前这段时间,几乎都在做作业,减负不能就事论事。

  学习方面有爷爷奶奶辅导,自己学习也认真,小威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,换言之,减负既是教育自身的问题,也是整个社会的问题,根源在于社会评价,潘女士说,也知道孩子学习压力大,但不能不报奥数班,平时试卷里的“聪明题”要用奥数知识才能解答,家长、学生、社会等利益攸关方须三思,与其“拔苗助长”,倒不如调整期望值、重塑成才观,潘女士介绍,学校同时使用两套教材教学,除了普通的义务教育教材外,还有一套生本教育教材,学校的教育方式注重素质教育,拓宽学生知识面,“但学习压力也很大,以前我们是一周一课书,现在的孩子是一天一课书,还有大量作业”,(作者:郭立场,系河南信阳师范学院教师)

标签:减负 教育 竞争